<sub id="v3trl"></sub>
<sub id="v3trl"></sub>

    <sub id="v3trl"></sub>

    <sub id="v3trl"></sub>

    <thead id="v3trl"></thead>

    老公出軌后,竟要我學小三的可恥功夫侍候他!

    來源:yulu368    發布時間:2018-11-12 14:05:49


    ????緋色酒吧,嘈雜的重金屬音樂開到了最大,震耳欲聾,然而容錦就像是完全感覺不到一般,徑直走向吧臺,點了Smirnoffvodka,一杯接一杯的往肚里灌。

    ?

    ????她以前從來不會來這種地方,除非有特殊任務,可是今天,她卻只想讓自己沉淪在其中,然后忘掉所有,忘掉那個狠心的男人……

    ?

    ????容錦的眼中泛著水光和濃濃恨意,握著玻璃杯的纖指骨節青白分明,明顯心情已經到了臨界爆發的關頭。

    ?

    ????“美女,失戀了?沒事,讓哥哥好好疼愛你??!”一名男子嬉笑著端著酒杯湊了過來。

    ?

    ????他的手還沒有搭上容錦的肩頭,臉色就猛地一變,整個人都重重的跪到了地上。

    ?

    ????“滾!”容錦美眸一寒,狠狠地甩開被自己鉗制住的男人,看都不看那個連滾帶爬離開的人,仰頭,又是一杯酒飲盡。

    ?

    ????有了前人的教訓,酒吧中的其他人都看出來這位絕艷美貌的女人不是一個好招惹的對象,紛紛歇了主意,就連酒保也不敢勸阻她瘋狂的買醉。

    ?

    ????突然,容錦的手機震動,她迷離著一雙水眸,翻攪了好一會兒才把自己的手機扒拉出來,剛一接通,容錦的神情立刻嚴肅了起來。

    ?

    ????“容隊,嫌犯的位置已經被鎖定,具體的信息用圖片發給你了,我們其他人會從另外三個方向設定埋伏,一定將這條狡鼠抓??!”

    ?

    ????容錦掛了電話,一把抓起包包,胡亂拍了幾張毛爺爺在吧臺上,就火速沖出了酒吧,按照訊息中的地址趕去。

    ?

    ????皇爵會所,房間:999。

    ?

    ????軍人的素養使得容錦在獲悉任務的第一時間便強行使自己的大腦恢復清醒,這次的任務成功與否,與她所帶領的第十二特種分隊能不能奪得今年的年終評定冠軍息息相關。

    ?

    ????他們追蹤這名毒販數個星期,奈何對方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卻狡猾得緊,好幾次都被他逃脫了,為此容錦還被部隊中的競爭對手嘲諷過。

    ?

    ????埋伏在房間附近拐角處,容錦左等右等,也不見蕭景風帶隊前來,心中暗罵了一聲,容錦恐時間久了會生事變,摸了摸腰間的手銬和槍,心中一橫,破了房門鎖,潛了進去。

    ?

    ????房間里一片漆黑,容錦躡手躡腳的摸向床邊,果然看到有人影線條的起伏。

    ?

    ????終于被她抓到了!

    ?

    ????容錦眼疾手快,沖上前去將被子一扯,伸手便想要扣住床上那人,沒想到,她的手才剛剛觸上對方的肌膚,就有一股大力狠狠地鉗制住了她的手腕。

    ?

    ????容錦只覺得整個人天旋地轉,等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被男人壓在了身下。

    ?

    ????男人瞇了瞇眼睛,好看的劍眉不由得蹙在了一起,這個渾身酒氣的女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竟然爬上他的床,“我對小姐不感興趣,出去?!?/span>

    ?

    ????小姐?

    ?

    “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酒精慢慢發揮著作用,容錦下意識的想要反抗,但是奈何根本撼動不了身上的這個男人,忽然,空閑著的那只手觸到了腰間的冰冷,容錦得意一笑,當即咔咔兩聲,將對方的手和自己緊緊的拷在了一起。

    ?

    ????昏昏沉沉中,容錦只覺得眼前一張放大的俊臉,于是不自覺的伸出來在對方的臉上揩油,“長的人模狗樣的,凈干這些骯臟卑劣的事情,白瞎了一副臭皮囊?!?/span>

    ?

    ????戰凌天看著自己手腕上明晃晃的手銬,眼底中壓抑著熊熊怒火,還從來沒有哪個人敢這樣對他說話,這個女人,太膽大包天了。

    ?

    ????容錦本來就不勝酒力,即使是一點點酒都難以承受,今晚喝了那么多,此時醉意越來越濃,恍惚間,只覺得面前這人像極了那個背棄她的人,不免的怒氣翻涌,不知道她哪來的氣力,竟生生的扭轉了二人的體位,她壓在了他上面……

    ?

    ????容錦是被手機的震動震醒的。

    ?

    ????剛剛接通,電話那頓,蕭景風便劈頭蓋臉的罵開了:“容錦你大爺的!你昨晚到底跑哪里去了!要不是我們圍堵的及時,狡鼠早就跑得影都沒了,我一晚上沒合眼全在替你處理這犯人!到底咱倆誰才是隊長?不就是沒了個男人,你丫至于——”

    ?

    ????容錦按下了靜音,任憑蕭景風在那頭狂吼。她只覺得頭痛欲裂,身上也像是快要散架了一般。只是剛剛蕭景風的話是什么意思,她昨天明明出動了啊,還破門而入,還和犯人扭打廝纏在了一起……

    ?

    ????蕭景風說犯人已經被抓捕歸案,可是自己還在這里,犯人也還跟自己銬在一起啊。

    ?

    ????忽然,容錦猛地瞪大了眼睛。她僵硬的緩緩轉過頭去,差點沒有尖叫出聲。此時此刻,她身邊的那個還在沉睡的男人,渾身赤裸,精壯的腰肢一覽無余,然而最醒目的,莫過于他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跡。

    ?

    ????容錦很明白,那是什么。

    ?

    ????痛苦的閉上眼睛,容錦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她醉的太厲害,竟然將這個完全陌生的男人當成了霍勝南,大哭大鬧一通之后,還無意識的和他發生了……不得不說,這個男人長的真的是俊朗非凡,并且身材也真的是超贊,就算那些封面男模,都不一定比得過眼前這人,他的膚色也是極其性感的古銅色。

    ?

    ????容錦砸吧了兩下嘴巴,突然反應過來,趕緊收回自己險些又摸上對方結實胸肌的賊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都什么時候了想什么呢。眼角余光一掃,容錦注意到男人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皮夾,隨手拿起來一看,容錦嚇得雙腿一軟,差點跪下來。

    ?

    ????戰凌天?

    ?

    ????臥了個大槽,這丫的竟然是傳說中的軍神戰凌天?那個名震中外的赤鷹軍團最高指揮官?!

    ?

    ????容錦頓時傻眼了,她誤打誤撞,竟然對堂堂軍神大人犯下了這檔子事?

    ?

    ????容錦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殘忍的疼痛告訴她,這一切并不是夢。趁著對方還沒醒,容錦趕緊拾掇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抓起包落荒而逃。

    ?

    ????等到戰凌天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他很少會在七點之后才起床,今天著實睡得太沉。

    ?

    ????房間里只剩他一個人,空氣中縈繞著靡靡香氣,昭示著這里曾經有過一夜激烈的歡情。

    ?

    ????鷹眸猛地一縮,戰凌天棱角分明的五官上瞬間布滿了陰云。那個膽大妄為的女人,竟然已經跑了。該死的,昨晚他竟然被一個女人銬住,還被壓在了身下!

    ?

    ????并且,最重要的是,從她的行徑來看,很明顯,她是將自己當做了另外的男人。

    ?

    ????鐵拳猛握,銳利的黑眸中盡是暗沉,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透著不容小覷的霸道。他戰凌天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哪怕是將整個燕京市翻個底朝天,他也要將昨晚那個女人找出來!

    ?

    ????容錦雖然醉的厲害,但是好在,她的酒勁一旦過去了,再喝點熱飲,基本上就能夠恢復如常了。所以踏進基地大門時候的容錦,已經絲毫看不出來昨天一夜瘋狂的痕跡。

    ?

    ????除了……她鎖骨上若隱若現的吻痕。

    ?

    ????“哎喲我的小姑奶奶,你可算是回來了,連長剛剛來過,還問你到哪里去了,你丫差點害慘我們?!?/span>

    ?

    ????剛一進門,蕭景風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

    ????容錦不耐煩的翻了一個白眼,飛速出手,一巴掌便捂住了這個從小到大跟她一起長大的發小的嘴巴。

    ?

    ????“我說蕭景風,自從進了部隊,我發現你這話癆的毛病越來越嚴重了,要不我作為隊長替你申請個批條,準你的假讓你好好治治病,治完再回來?”

    ?

    ????蕭景風做了一個“好好好,我不說了”的手勢,容錦這才放開他。

    ?

    ????“不過,容錦,昨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們隊員分明看見你進了皇爵會所啊?!?/span>

    ?

    ????容錦面色一滯,她總不能告訴蕭景風,自己跑錯了房間,把全華夏國人人尊崇的軍神戰凌天給上了?都怪蕭景風,發什么圖片,666寫的跟999樣,她本來就神識不清,看走了個眼,這才闖了個大禍。

    ?

    ????正思索應該找什么理由搪塞蕭景風,連隊的集合哨突然間便急促的響了起來。

    ?

    ????眾人對視一眼,皆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紛紛整裝,迅速集合。

    ?

    ????操場上黑壓壓的已經列了不少特種兵方隊,坦克部隊、空降部隊、通訊軍、導彈部隊、全能部隊等等數十種部隊全部都列隊在校場上。

    ?

    ????容錦所在的第十二特種分隊隸屬于全能部隊,是全能部隊的最后一支分隊,也是最新的一支分隊。他們處于操場的右側前排,距離主席臺雖然不是很遠,但是也絕對稱不上近。

    ?

    ????而此時此刻,主席臺上站著一個高大英挺的身影。

    ?

    ????禁欲般的刻板面部線條,戰凌天一雙犀利的鷹眸探查著校場,一身墨綠色的軍裝,錚亮的大皮靴,冷硬、高傲的氣度令所有的人都不自覺的仰望這個被稱作是戰神的男人。

    ?

    ????戰凌天,赤鷹軍團的首長,華夏最年輕的少將,也是整個華夏民族的驕傲,他曾經帶領赤鷹軍團,突出重圍,一舉攻下敵國腹地,為華夏立下了汗馬功勞。無論是氣魄還是膽識,戰凌天都遠超常人,尤其是在軍中,他簡直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

    ????嘹亮的軍歌在整個校場中回蕩,主持人的聲音都不自覺的抬高了八度,“現在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特種部隊新上任的首長,也是赤影軍團的最高指揮官,戰凌天少將?!?/span>

    ?

    ????掌聲如同狂風驟雨般響徹天際,其中不乏有部分女兵抑制不住的低聲尖叫。

    ?

    ????雖然今天天上還飄著小雨,但是毫無疑問,軍神戰凌天的空降,使得這點小雨完全湮末在了眾人的熱情狂潮之中。

    ?

    ????容錦遠遠地望著那個挺拔如楊的男人,越看心越涼。

    ?

    ????那剛硬的劍眉,迫人的氣勢,尤其是那一雙仿佛能夠攝人心魂的寒眸……不知道為什么,容錦只覺得下一秒自己就會被拖出隊列,當場軍法處決了。

    ?

    ????在意識到自己不小心“玷辱”了戰凌天之后,她還自我安慰,戰凌天是赤鷹軍團的最高指揮官,跟她這樣的普普通通的特種兵小蝦米,一輩子都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雖然她的目標,也是想要躋身于赤鷹軍團,但是到那個時候,軍長大人應該早就已經忘了這件事兒。

    ?

    ????但是現在,為什么戰凌天會直接空降到他們特種軍隊,這下子,她有很大的幾率會和他碰面,萬一戰凌天認出了她……

    ?

    ????一道冷冽的寒光陡然射了過來,容錦正在怔神,渾身頓時一個激靈,如芒刺身,嚇了她一跳。抬頭,正對上戰凌天利刃般的眼眸。

    ?

    ????“容錦,容錦你發什么呆呢,快點上臺??!”一旁的蕭景風扯了扯容錦的衣服,不停地給她使眼色。

    ?

    ????真是奇了怪了,自己這個死黨,在開會的時候一向都是全神貫注不落下任何一個字,專注認真程度可以打一百分,為此,他們還開玩笑的嘲笑過容錦好幾回,然而今天,她怎么全程都在走神發呆呢。

    ?

    ????啥?上臺?容錦只覺得心中一寒,自己這么快就被認出來了么,這么快就要上臺受死了么。

    ?

    ????“全能部隊第十二小隊隊長,請代表你們隊上臺領獎?!?/span>

    ?

    ????主持人又重復了一遍,容錦聽清楚了,大腦也慢慢反應了過來,這才注意到不單單是戰凌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這邊,所以說,并不是因為戰凌天認出了自己。

    ?

    ????這樣一想,容錦心中的那塊大石頭算是稍稍放下來了點。

    ?

    ????在眾女兵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容錦提著正步,英姿颯爽的走上了臺。

    ?

    ????臺上站著的還有其他一些同獲得年終評比獎項的小隊長,容錦刻意選擇站在離戰凌天最遠的那一端,不管怎么說,她心里還是很虛的,生怕這個男人記住了自己,認出了自己。

    ?

    ????一個接一個,戰凌天距離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容錦的心中也越來越緊張。

    ?

    ????終于,大皮靴站定在了自己的面前,高大的身形帶著無法言喻的壓迫和威懾力,直直的從頭頂灌下,容錦下意識的低了點頭,回避戰凌天凌厲的視線。

    ?

    ????氣氛凝固在了這一刻,容錦只覺得自己都能夠感受到自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陽剛氣息。

    ?

    ????“出列!”沉穩渾厚的男聲,帶著不容抗拒的威嚴。

    ?

    ????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容錦立刻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字正腔圓的開始自報家門:“報告長官,這里是全能部隊第十二分隊。全員六名,隊長容錦,隊員蕭景風、季夢雙、祝嵐嘉、陸宇誠、軒轅朗!”

    ?

    ????雨勢漸漸的大了起來,容錦站的筆兒挺,鋼盔頂著雨水,頭發被雨水打濕,肩后斜挎著的長槍泛著陣陣寒光。

    ?

    ????“很好?!变J利的目光聚集到她的身上,每一秒對于容錦來說都是無比的煎熬,“恭喜你們小隊,勇奪年度‘全能先鋒’榮譽勛章?!?/span>

    ?

    ????從男人的大手中結果那枚沉甸甸的獎章,容錦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顫抖,他們第十二分隊雖然是全能部隊中成立最晚的,但是拼命程度,絕對數一數二。這榮譽,他們當之無愧。

    ?

    ????“入列!”

    ?

    ????容錦正準備歸隊,沒想到戰凌天忽然又開了口,“等一下?!?/span>

    ?

    ????容錦渾身一顫,心提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難不成還是被軍神大人的火眼金睛給認出來了?

    ?

    ????勉強維持面上的鎮定,容錦回轉過身來,正迎上戰凌天肅殺而凌冽的視線,威懾力十足,作為一個手握重權、地位身高的軍隊首長,他那與生俱來的氣勢使得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只是其威嚴。

    ?

    ????“容隊長,昨日你帶隊捕獲一名重要犯罪分子,協助破獲了一起重大跨國販毒案件。因此,隊上決定,全體全能部隊第十二小隊成員各記一次三等功,并授予勛章?!?/span>

    ?

    ????容錦大喜,要知道,在部隊里面立功可以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哪怕是三等功,那也要求有重大貢獻,而現在,整個第十二小隊都獲得了這樣的榮譽,簡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

    ????臺下的蕭景風等人也是欣喜不已,惹得周圍人一片艷羨,尤其是一向將他們隊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皇甫嬌所帶領的第八小隊,更是滿臉嫉妒。

    ?

    ????“隊長容錦,擅離職守,鑒于并未造成嚴重后果,處分取消,記口頭警告一次,罰負重20公里?!?/span>

    ?

    ????聽了這話,容錦差點沒有一口氣背過去,丫的就不能一下把話說完了,先給顆糖再打一巴掌算是怎么回事?然而容錦還是迅速的敬了禮領命下臺,多在戰凌天眼皮底子下待一秒,被識破的危險就多一分。

    ?

    ????那如利刃一般的視線始終釘在她的背后,戰凌天望著這個神情明顯有些不對勁的女兵,隱隱約約間覺得有些熟悉,尤其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幽香,和昨晚的那個膽大包天的女人倒是有幾分相像……

    ?

    ????鷹眸猛地一沉,該死的,他命人去取皇尊會所的所有監控錄像,沒想到酒店管理人竟然告知他錄像已經全部作為軍事機密,被拿走了。

    ?

    ????而現在,這錄像帶的所在之處,正是容錦所在的第十二小隊。

    ?

    ????雨還在下,從淅淅瀝瀝的小雨,陡然變成了瓢潑之勢。

    ?

    ????容錦背著二十公斤的包袱,扛著一把長槍,咬著牙,在大雨中奮力狂奔。

    ?

    ????她是特種兵出身,這樣的負重訓練本并不算上什么多么困難的事情,但是壞就壞在她昨天才經歷了一夜從女孩變成女人,大腿之間的某處疼的厲害,別說跑步了,就算只是走路,她也難受得緊。

    ?

    ????死死地咬緊牙關,容錦只覺得身上仿佛承載著千斤重的大山。

    ?

    ????跑,跑,跑。

    ?

    ????此時此刻,容錦的心里,只剩下這唯一一個念頭。

    ?

    ????身上全部濕透了,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雨水,下體的疼痛越來越明顯,容錦甚至懷疑自己再跑下去,會不會就這樣掛掉。

    ?

    ????二十公里,容錦足足用了四個小時才完成,她停下來,蕭景風等人立刻圍了上來,容錦眼一黑,頓時歪倒在一旁,幸虧蕭景風眼疾手快攙住了她,她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

    ????“隊長,隊長你沒事吧?”季夢雙眼尖,看出了容錦的不對勁,慌忙出聲。

    ?

    ????容錦擺了擺手,她現在只想趕緊回到寢室,好好沖一個熱水澡,雨水汗水膠著在身上的感覺,實在是難受得緊。

    ?

    ????“喲,這不是容隊長嘛,怎么還在訓練場啊,這都過去四個多小時了,你不會是才完成負重吧?”幾個女兵從遠處走了過來,很明顯,就是來故意找茬的。

    ?

    ??????.. ..

    ?

    ?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后續精彩情節?


    东方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