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v3trl"></sub>
<sub id="v3trl"></sub>

    <sub id="v3trl"></sub>

    <sub id="v3trl"></sub>

    <thead id="v3trl"></thead>

    短篇精選:契科夫(裝在套子里的人)

    來源:yd-9-9    發布時間:2018-11-19 12:40:16


    我的同事希臘文教師別里科夫兩個月前才在我們城里去世。

    您一定聽說過他。
    他也真怪,即使在最睛朗的日子,也穿上雨鞋,帶上雨傘,而且一定穿著暖和的棉大衣。
    他總是把雨傘裝在套子里,把表放在一個灰色的鹿皮套子里;就連削鉛筆的小刀也是裝在一個小套子里的。
    他的臉也好像蒙著套子,因為他老是把它藏在豎起的衣領里。他戴黑眼鏡,穿羊毛衫,用棉花堵住耳朵眼。
    他一坐上馬車,總要叫馬車夫支起車篷??傊?,這人總想把自己包在殼子里,仿佛要為自己制造一個套子,好隔絕人世,不受外界影響。
    現實生活刺激他,驚嚇他,老是鬧得他六神不安。
    也許為了替自己的膽怯、自己對現實的憎惡辯護吧,他老是歌頌過去,歌頌那些從沒存在的東西;事實上他所教的古代語言對他來說,也就是雨鞋和雨傘,使他借此躲避現實生活。

    別里科夫把他的思想也極力藏在一個套子里。
    只有政府的告示和報紙上的文章,其中規定著禁上什么,他才覺得一清二楚??吹接袀€告示禁止中學學生在晚上九點鐘以后到街上去,他就覺得又清楚又明白:這種事是禁止的,好,這就行了。
    但是他覺著在官方的批準或者默許里面,老是包藏著使人懷疑的成分,包藏著隱隱約約、還沒充分說出來的成分。
    每逢經過當局批準,城里開了一個戲劇俱樂部,或者閱覽室,或者茶館,他總要搖搖頭,低聲說:“當然,行是行的,這固然很好,可是千萬別鬧出什么亂子?!?br>
    凡是違背法令、脫離常規、不合規矩的事,雖然看來跟他毫不相干,卻惹得他悶悶不樂。
    要是他的一個同事到教堂參加祈禱式去遲了,或者要是他聽到流言,說是中學的學生鬧出了亂子,他總是心慌得很,一個勁兒地說:千萬別鬧出什么亂子。
    在教務會議上,他那種慎重,那種多疑,那種純粹套子式的論調,簡直壓得我們透不出氣。他說什么不管男子中學里也好,女子中學里也好,年輕人都不安分,教室里鬧鬧吵吵——唉,只求這咱事別傳到當局的耳朵里去才好,只求不出什么亂子才好。
    他認為如果把二年級的彼得洛夫和四年級的葉果洛夫開除,那才妥當。您猜怎么著?他憑他那種唉聲嘆氣,他那種垂頭喪氣,和他那蒼白的小臉上的眼鏡,降服了我們,我們只好讓步,減低彼得洛夫和葉果洛夫的品行分數,把他們禁閉起來。到后來把他倆開除了事。

    我們教師們都怕他。
    信不信由您。我們這些教師都是有思想的、很正派的人,受過屠格涅夫和謝德林的陶冶,可是這個老穿著雨鞋、拿著雨傘的小人物,卻把整個中學轄制了足足十五年!可是光轄制中學算得了什么?全城都受著他轄制呢!我們這兒的太太們到禮拜六不辦家庭戲劇晚會,因為怕他聽見;教士們當著他的面不敢吃葷,也不敢打牌。
    在別里科夫這類人的影響下,全城的人戰戰兢兢地生活了十年到十五年,什么事都怕。他們不敢大聲說話,不敢寫信,不敢交朋友,不敢看書,不敢周濟窮人,不敢教人念書寫字……

    別里科夫眼我同住在一所房子里。
    他的臥室挺小,活像一只箱子,床上掛著帳子。他一上床就拉過被子來蒙上腦袋。房里又熱又悶,風推著關緊的門,爐子里嗡嗡地叫,廚房里傳來嘆息聲——不祥的嘆息聲……他躺在被子底下,戰戰兢兢,深怕會出什么事,深怕小賊溜進來。
    他通宵做惡夢,到早晨我們一塊兒到學校去的時候,他沒精打采,臉色蒼白。他所去的那個擠滿了人的學校,分明使得他滿心害怕和憎惡;跟我并排走路,對他那么一個性情孤僻的人來說,顯然也是苦事。

    可是,這個裝在套子里的人,差點結了婚。有一個新史地教員,一個原籍烏克蘭,名叫密哈益·沙維奇·柯瓦連科的人,派到我們學校里來了。他是帶著他姐姐華連卡一起來的。后來,由于校長太太的盡力撮合,華連卡開始對我們的別里科夫明白地表示好感了。
    在戀愛方面,特別是在婚姻方面,慫恿總要起很大的作用的。人人——他的同事和同事的太太們——開始對向別里科夫游說:他應當結婚。況且,華連卡長得不壞,招人喜歡;她是五等文官的女兒,有田產;尤其要緊的,她是第一個待他誠懇而親熱的女人。
    于是他昏了頭,決定結婚了。
    但是華連卡的弟弟從認識別里科夫的第一天起,就討厭他。

    現在,你聽一聽后來發生的事吧。
    有個促狹鬼畫了一張漫畫,畫著別里科夫打了雨傘,穿了雨鞋,卷起褲腿,正在走路,臂彎里挽著華連卡;下面綴著一個題名:“戀愛中的別里科夫。
    ”您知道,那神態畫得像極了。
    那位畫家一定畫了不止一夜,因為男子中學和女子中學里的教師們、神學校的教師們、衙門里的官兒,全接到一份。別里科夫也接到一份。這幅漫畫弄得他難堪極了。

    我們一塊兒走出了宿舍;那天是五月一日,禮拜天,學生和教師事先約定在學校里會齊,然后一塊走到城郊的一個小林子里去。我們動身了,他臉色發青,比烏云還要陰沉。

    “天下竟有這么歹毒的壞人!”他說,他的嘴唇發抖了。

    我甚至可憐他了。我們走啊走的,忽然間,柯瓦連科騎著自行車來了,他的后面,華連卡也騎著自行車來了。漲紅了臉,筋疲力盡,可是快活,興高采烈 。
    “我們先走一步!”她嚷道?!岸嗫蓯鄣奶鞖?!多可愛,可愛得要命!”。
    他倆走遠,不見了。別里科夫臉色從發青到發白。他站住,瞧著我。
    “這是怎么回事?或者,也許我的眼睛騙了我?難道中學教師和小姐騎自行車還成體統嗎?”
    “這有什么不成體統的?”我問,“讓他們盡管騎他們的自行車,快快活活地玩一陣好了?!?br>“可是這怎么行?”他叫起來,看見我平心靜氣,覺得奇怪,“您在說什么呀?”
    他似乎心里亂得很,不肯再往前走,回家去了。

    第二天他老是心神不地搓手,打哆嗦;從他的臉色分明看得出來他病了。還沒到放學的時候,他就走了,這在他還是生平第一回呢。他沒吃午飯。將近傍晚,他穿得暖暖和和的,到柯瓦連科家里去了。華連卡不在家,就只碰到她弟弟。

    “請坐!”柯瓦連科冷冷地說,皺起眉頭。別里科夫沉默地坐了十分鐘光景,然后開口了:
    “我上您這兒來,是為要了卻我的一樁心事。我煩惱得很,煩惱得很。有個不懷好意的家伙畫了一張荒唐的漫畫,畫的是我和另一個跟您和我都有密切關系的人。我認為我有責任向您保證我跟這事沒一點關系?!覜]有做出什么事來該得到這樣的譏誚——剛好相反,我的舉動素來在各方面都稱得起是正人君子?!?br>
    柯瓦連科坐在那兒生悶氣,一句話也不說。別里科夫等了一忽兒,然后壓低喉嚨,用悲涼的聲調接著說:“另外我有件事情要跟您談一談。我在這兒做了多年的事,您最近才來;既然我是一個比您年紀大的同事,我就認為我有責任給您進一個忠告。您騎自行車,這種消遣,對青年的教育者來說,是絕對不合宜的!”
    “怎么見得?”柯瓦連科問?!半y道這還用解釋嗎,密哈益·沙維奇,難道這不是理所當然嗎?如果教師騎自行車,那還能希望學生做出什么好事來?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有倒過來,用腦袋走路了!既然政府還沒有發出通告,允許做這件事,那就做不得。昨天我嚇壞了!我一看見您的姐姐,眼前就變得一片漆黑。一位小姐,或者一個姑娘,卻騎自行車——這太可怕了!”
    “您到底要怎么樣?”
    “我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忠告您,密哈益·沙維奇。您是青年人,您前途遠大,您的舉動得十分十分小心才成;您卻這么馬馬虎虎,唉,這么馬馬虎虎!您穿著繡花襯衫出門,人家經??匆娔诖蠼稚夏弥鴷邅碜呷ィ含F在呢,又騎什么自行車。校長會說您和您姐姐騎自行車的,然后,這事又會傳到督學的耳朵里……這還會有好下場么?”
    “講到我姐姐和我騎自行車,這可不干別人的事?!笨峦哌B科漲紅了臉說,“誰要來管我的私事,就叫他滾!”
    別里科夫臉色蒼白,站起來?!澳眠@種口吻跟我講話,那我不能再講下去了?!彼f,“我請求您在我面前談到上司的時候不要這樣說話;您對上司應當尊敬才對?!?br>“難道我對上司說了什么不好的話?”柯瓦連科問,生氣地瞧著他?!罢埬汩_我。我是正大光明的人,不愿意跟您這樣的先生講話。我不喜歡那些背地里進讒言的人?!?br>別里科夫心慌意亂,匆匆忙忙地穿大衣,臉上帶著恐怖的神情。這還是他生平第一回聽到別人對他說這么不客氣的話。
    “隨您怎么說,都由您好了?!彼幻孀叱鲩T道,到樓梯口去,一面說,“只是我得跟您預先聲明一下:說不定有人偷聽了我們的談話了,為了避免我們的談話被人家誤解以致鬧出什么亂子起見,我得把我們的談話內容報告校長——把大意說明一下。我不能不這樣做?!?br>“報告他?去,盡管報告去吧!”
    柯瓦連科在他后面一把抓住他的前領,使勁一推,別里科夫就連同他的雨鞋一齊乒乒乓乓地滾下樓去。樓梯又高又陡,不過他滾到樓下卻安然無恙,站起來。摸摸鼻子,看了看他的眼鏡碎了沒有??墒?,他滾下樓的時候,偏巧華連卡回來了,帶著兩女士。她們站在樓下,怔住了。

    這在別里科夫卻比任何事情都可怕。我相信他情愿摔斷脖子和兩條腿,也不愿意成為別人取笑的對象。是啊,這樣一來,全城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還會傳到校長耳朵里去,還會傳到督學耳朵里去。哎呀,不定會鬧出什么亂子!說不定又會有一張漫畫,到頭來弄得他奉命退休吧?!?br>等到他站起來,華連卡才認出是他。她瞧著他那滑稽的臉相,他那揉皺的大衣,他那雨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以為他是一不小心摔下來的,就忍不住縱聲大笑,笑聲在整個房子里響著:
    “哈哈哈!”
    這響亮而清脆的“哈哈哈”就此結束了一切事情:結束了預想中的婚事,結束了別里科夫的人間生活。
    他沒聽見華連卡說什么話,他什么也沒有看見。一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從桌子上撤去華連卡的照片;然后他上了床,從此再也沒起過床。

    過了一個月,別里科夫死了。我們都去送葬。

    我們要老實說;埋葬別里科夫那樣的人,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我們從墓園回去的時候,露出憂郁和謙虛的臉相;誰也不肯露出快活的感情?!衲菢拥母星?,我們很久很久以前做小孩子的時候,遇到大人不在家,我們到花園里去跑一兩個鐘頭,享受完全自由的時候,才經歷過。

    我們高高興興地從墓園回家??墒且粋€禮拜還沒有過完,生活又恢復舊樣子,跟先前一樣郁悶、無聊、亂糟糟了。局面并沒有好一點。實在,雖然我們埋葬了別里科夫,可是這種裝在套子里的人,動還有許多,將來也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东方彩票